每品项下各有四言释义少年老成篇,举凡花鸟、山水、人物

皆善花鸟,每品项下各有四言释义一篇

图片 4

宗湖花鸟得清旷、淋漓、苍润、明净、神逸五味,皆出自古法,融入新意,尤以现代设计之黑白灰、点线面为著,画面大开大合,极尽淋漓,此为宗湖所独有也。望宗湖笔耕不辍,百尺竿头,变古为今,气韵生动,赋彩制形,沛然野气,畅神飘逸,去萧索清冷旧酸腐文人之积弊,开盎然繁盛新花鸟画风之先河也。

山不在高,惟深则幽,林不在茂,惟健乃修。毋理不足,而境是求。毋貌有余,而笔不遒。息之深深,体之休休。脱有未得,扩之以游。

吾友宗湖,世之高人也。生于广西玉林,求学于江南和东瀛,先习设计,为国际设计大师田中一光之高足,凡平面构成图案标志招贴插图,无不精通。其设计之作品数获国家金、银、铜诸奖,海内知名矣。

图片 1

宗湖虽官至出版社总编辑、自治区人大委员,然于水墨绘事,无一刻懈怠,举凡花鸟、山水、人物,皆称精研,尤以花鸟取胜。其花鸟作品墨气淋漓,龙蛇运笔,置陈布局,别出新机,更兼有现代设计之点、线、面、节奏、韵律之妙,堪可一观。

栩栩欲动,落落不群,空兮灵兮,元气絪缊。骨疏神密,外合中分,自饶韵致,非关烟云,香销炉中,不火而薰。鸡鸣桑巅,清远扬闻。

五曰神逸。此乃宗湖之人品特征也。宗湖生而有神逸之气,凡从政、编书、交友、习艺、作画、居家,等等,无不流水行云、举重若轻、信手天成。性随人至,品至则画佳矣。是以宗湖花鸟神逸俊朗,看其笔墨,兼工带写,妙悟自然,物我两忘,离形去智,神采飞扬;若梨花带雨,绿水行舟,旷远开阔,有飞龙在天,扶摇九万里之大自在境界矣。知音者,无不击节大呼快哉也。

《二十四画品》是清代黄钺撰写的画论著作。二十四品指画作的气韵、神妙、高古、苍润、沉雄、冲和、淡远、朴拙、超脱、奇僻、纵横、淋漓、荒寒、清旷、性灵、圆浑、幽邃、明净、健拔、简洁、精谨、俊爽、空灵、韶秀。每品项下各有四言释义一篇,每篇一韵,每韵十二句。词藻典丽,工整易诵。观其立论,首重画者抽象情态与艺术玄想之品味,分析画艺独到之不同境界,并标示其途径,与“古雅秀润”之文人画审美观形影不离。

一曰清旷。此为宗湖花鸟之最大特色也。无论八尺整宣的皇皇巨制或者册页扇面之类逸笔小品,宗湖的花鸟均生意盎然,野性十足,清新旷远。大隐先生有诗曰:无粗痞气无霸悍气无文人酸腐气方为儒者,有读书声有织布声有孩童嬉戏声才是人家。宗湖深服其论,作品中便有清新诗意和生活气息。宗湖素喜写生,尤喜写南方阔叶植物和野生花草,其花鸟画素材多取自村头屋角,山野田间,笔下之芋叶、芭蕉、龟背竹、瓜藤、野草皆顺其自然,漫天疯长;村鸡、麻鸭、肥鹅、山雀,或静憩或欢跃,无不生机郁勃。观其《土塘秋草图》、《春风二月》、《村口大竹根》、《竹塘图记》、《屋后蕉园》、《南园清秋》、《草园杂记》、《山塘秋雨》、《山塘旧事》,等等,清风临面,蓬勃郁达,欣欣向荣,心旷神怡也。

间架是立,韶秀始基,如济墨海,此为之涯。媚因韶误,嫩为秀歧,但抱骨妍,休憎面媸。有如艳女,有如佳儿,非不可爱,大雅其嗤。

己丑仲冬大岭草堂主人谨识,时冬雨连绵寒流欲来然南方花开无碍

纵横

宗湖自幼喜翰墨,当年与本家兄弟四人合作水墨,多作巨幅人物。其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美展,人物众多,场景浩大,气势磅礴,画名远播,号称玉林四黄也。

边幅不修,精采无既,粗服乱头,有名士气,野水纵横,乱山荒蔚,蒹葭苍苍,白露晞未。洗其铅华,卓尔名贵,佳茗留甘,谏果回味。

花鸟画是中国独有之高雅艺术品类,在吾国绵延数千年矣,世有大师巨匠迭出,精品如黄河长江,足可仰视。其中的文化内涵、精神品格、艺术兴味,世界独此一家。花鸟自半坡、红山、龙山诸彩陶现身,秦汉两晋兴,至宋成型,元明清更是大师辈出,成其高峰。以画品论,青藤笔走龙蛇,可称狂品;八大冷寂萧索,可称傲品;南田天然清新,可称清品;冬心憨态可掬,可称拙品。妙法既臻,菁华日振,花鸟是以独步天下也。至现代昌硕、白石、大颐、宾虹,又一巨变,花鸟自此登峰造极。凡中国画人,皆善花鸟,宗湖亦不能免也。况修炼多年,悟性亦高,其花鸟已入堂奥。吾观其新作,可以清旷、淋漓、苍润、明净、神逸以概之。

云蒸龙变,春交树花,造化在我,心耶手耶。驱役象美,不名一家,工似工意,尔象无哗。偶然得之,夫何可加。学徒皓首,茫无津涯。

三曰苍润。宗湖生气既存,淋漓既至,苍润亦足也。清代黄钺云:气厚则苍,神和乃润。不丰而腴,不刻而俊。山雨洒衣,空翠黏鬓。宗湖喜用泼墨大水法,其杂花野草有文人味,存高古意,苍劲古拙、墨彩横流,枯而不乾,润而不滥,氤氤氲氲,神完气足也。

清旷

二曰淋漓。此宗湖花鸟最畅快之处。举笔处龙飞凤舞、纵横捭阖、粗服乱头、恣意自为;落墨处风驰雨骤、电闪雷鸣,苍苍茫茫,淋漓痛快。画如其人,宗湖随意、随和、率性、爽朗、坦然之风骨,跃然纸上矣。

超脱

四曰明净。宗湖的花鸟虽横勾竖抹、不拘绳墨、云烟变灭,以浓墨见长,然置陈布局间或密不透风,或疏可跑马,出入无碍,浓淡有度,窗明几净,气韵流畅,通明练达,自得古人精髓,令观者神清气爽也。

精谨

积法成弊,舍法大好,匪夷所思,势不可了。曰一笔耕,况一笔埽,天地古今,出之怀抱。游戏拾得,终不可保。是自真宰,而敢草草。

明净

厚不因多,薄不因少,旨哉斯言,朗若天晓。务简先繁,欲洁去小,人方辞费,我一笔了。喻妙于微,游物之表,夫谁则之,不鸣之鸟。

白云在空,好风不收。瑶琴罢挥,寒漪细流。偶尔坐对,啸歌悠悠。遇简以静,若疾乍瘳。望之心移,即之销忧。于诗为陶,于时为秋。

苍润

大巧若拙,归朴返真。草衣卉服,如三代人,相遇殊野,相言弥亲,寓显于晦,寄心于身。譬彼冬严,乃和于春,知雄守雌,聚精会神。

澹起

石建奏事,书马误四,谨则有余,精则未至。了然于胸,殚神竭智。富于千篇,贫于一字,慎之思之,然后位置,使寸管中,有千古寄。

图片 2

图片 3

剑拔弩张,书家所诮,纵笔快意,画亦不妙。体足用充,神警骨峭,轩然而来,凭虚长啸。大往同难,细入尤要。颊上三毫,裴楷乃笑。

淋漓

图片 4

暮春晚霁,頳霞曰消,风雨虚铎,籁过洞箫。三爵油油,毋餔其糟。举之可见,求之已遥。得非力致,失因意骄。如彼五味,其法维调。

冲和

槃以喻地,笠以写天,万象远视,遇方成圆,画亦造化,理无二焉。圆斯气裕,浑则神全,和光熙融,物华娟妍。欲造苍润,斯途其先。

目极万里,心游大荒,魄力破地,天为之昂,括之无遗,恢之弥张。名将临敌,骏马勒缰,诗曰魏武,书曰真卿,虽不能至,夫亦可方。

空灵

奇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