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湖先生是老朋友,中国画中的人体表现便直接进入了诗的境界

宗湖还买了更珍贵的东西,不仅是从她生命律动中迸发而出

图片 17

苏蔚红女士(广西书画院院长、广西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今天这个研讨会大家对宗湖在学术方面的成就给予了很高的评价,我们画院能为艺术家们做一些事情感到高兴。广西书画院的画家在我们广西应该是专家型的画家,我们画院的主要任务就是研究、创作、展览、交流、收藏五大功能。但是现在如果谈工作创新的话,那就是艺术家的作品怎样和经济挂住钩,和市场挂起钩的问题。所以,我希望今后出版集团能跟我们广西书画院加深合作,这对绘画市场化肯定是一件好事。

  

在这个画展里面,我看出宗湖的真性情,之所以我为什么说这么多,主要想说明宗湖这种表现传统表现古典的可能性。尽管有西南阳光写生采风的感想,但是在传统文化的世界里,才是他自己的真实的内心世界。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当他坐下来,很从容地喝上一口茶,然后心里想画什么,我觉得这个时候才是他自己内心真正地跟古人精神境界相通的时候,那时候他已经回到了一块心灵的净土,回归了一个沉静的诗意的古典田园。这是宗湖先生的画展和文人画现象所想到引起的话题。

  

其次,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宗湖的文人画有自己心境上的东西,我们大家都生活在21世纪,像他们这一批50年代的学者,还有40年代更早的,包括我们这些六七十年代的,他们生活在现代都市里却喜欢古典诗词古典画风。他们沉浸在古典之中,他们的绘画风格,艺术追求,他们的思想精神,用现在时髦的话来说,喜欢穿越到古代去,用我们的话来说是回归,这种回归是跟古人心灵的契合,是心灵的相通。只有具备同样的感情,同样的心灵,你才能够理解古人,才能与古人同情。我们很多人生活在现代都市里面,却不喜欢在大城市做客,可能经常会想回到古代某一个时候。我就最愿意回到宋朝,为什么要穿越回到古代?我觉得这是心灵上的一种追求,也就是说你在现代21世纪今天的大都市里,依然想画古典传统的东西。也有人说,现代人画文人画这是一种做作。我当时写了一篇反驳文章,说这不是做作,为什么?你明明思想精神与古人是相通的,然后你画这种东西,这怎么就叫做作呢?反之,为了跟现代时代相契合,你非要违背自己内心去表现这种时代,表现目前的水墨都市,时尚人群,我觉得这才是做作。在现代社会里,如果你是为了表现创新而创新,并不是你的内心本质上想去创新,而是你片面地觉得,我们生活在这个社会里艺术就要创新,于是乎大家都要一起创新,表现都市,表现现代人,表现21世纪世界的时髦,比如说今年最流行鸟叔的江南范,这才叫做作。当然年轻人就不一样,年轻人可能想回归古典的就比较少,他们可能更多的是想表现时髦,这都无可厚非,就是说不同的人心境不一样,艺术首先表达的是你自己内心的一种心境,你的灵魂,你的精神。

  

回过头看他的绘画作品,之前看到的是花鸟和山水画,现在却展出这么大规模的人物画,他的激情和炽热,都汇集在他的作品之中。去年我们搞了广西重大历史题材创作工程,宗湖先生也有作品,是表现广西解放主题的六七米的巨幅,在我印象里面,他应该是最早完成的。其他这么多在学院里面的,你说工作压力也好,繁忙也好,我估计跟他都无法相比,他却是最早一个完成,这很不容易。前不久,中国美协准备实施的另外一个工程,是全国的继重大历史题材之后推出的又一个工程,宗湖也画了一幅草图参加征集,草图不是一般的草图,而是一丈二的巨幅,所以他对艺术的执着和热情,都是值得敬佩的。

  

陈小健先生(广西新闻出版局纪检书记):今天很高兴能来学习宗湖先生的大作,刚才几位专家朋友发言的关键词给了我很大启发,一个是苏旅先生写的序,我很欣赏他写的文章,里面有一个词是拿得起,放得下,宗湖先生1983年毕业进入我们出版社,现在整整30年,算是一个老出版人了。出版人有一条,拿得起,放得下,首先是拿得起,他就能够成为某方面的带头人,或者某方面的人才,我们出版领域里有很多人经过多年的历练,出现了一批大家,像宗湖是艺术型的,还有文学型的,事业型的等等,这是事业欣欣向荣的景象。再说这个画展吧,一幅画,能够让人家停留五秒钟已经不错了,如果能够让人家停留长达一分钟以上,那这副画绝对就是精品了,而宗湖的画可以让我们停留很长的时间,有时候仔细欣赏的话,在一幅画上面可以停留很久。这就是艺术的魅力,宗湖作品的魅力。

  

黄宗海先生(著名中国画家):宗湖是我的弟弟,我今天要讲的是兄弟之间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
。大家都说黄宗湖很有才,工作做得很好,画画也画得很好。一个人把出版、人大等社会很多活动都要搞好做好,你做完了肯定是很累的,一天工作下来还要挤出时间来画画,这是很难的。据说宗湖每天坚持一大早起来就画一两张画,天天如此,周末基本上不休息,基本是在搞创作、写生、采风什么的,还有就是他一直坚持基本功练习,非常勤奋,看来天才不是冒出来的。他有个画速写的习惯,画了很多速写,随身的花鸟速写、动态速写和构图速写很多,基本上都背得很熟,心里面埋下了很多意境,埋下了许多构图,埋下了许多笔墨感受,这都是积累的结果,我很相信熟能生巧这个词。为什么很多人当了领导就画不出来?因为他们觉得很累,想画画创作,等构思完后,已经很累了,累了就不想画了,一个月不画可以,半年不画,一年不画你就不敢画了,你手上就打抖了。所以说,既然爱上了艺术,那就要痴迷,那你就要牺牲很多休息时间,没有捷径。再说我们兄弟之间来往的时候,一般不讲家庭的琐事,不讲吃喝玩乐,就是讨论艺术,谈论绘画,我们既是兄弟又像同学,很有学术气氛。我跟张立辰教授、王文芳老师他们的关系都很好,在北京时我也带宗湖拜访他们,看他们作画,从中受益,看得出宗湖的画有很深的京津遗风。我在三个学校念过书:广西艺术学院、首都师大和中央美院。老师影响我,我也影响宗湖,大家互相影响,因为是兄弟,什么话都讲,家里的气氛就像学校的教室一样。

图片 1

何俊先生(广西出版传媒集团副总裁):今天很高兴来参加宗湖的这个作品展,在座的都是专家,我是门外汉。我跟宗湖曾共事了十几年,在一个院子里住了超过二十年,这个画展我的感觉跟大家一样就是很震撼。我想讲的另一个话题是,我在北京中国出版集团待了六年半,荣宝斋是我们集团下面的一个艺术品牌,比较高端的一个平台,与上海的朵云轩有北荣南朵之称。我们不仅在广西这个小平台,还应该代表广西文化走向全国,我也愿意在这方面做一些尝试和努力!

  

苏蔚红女士(广西书画院院长、广西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今天,我们画院给宗湖先生举行一个西南阳光中国画人物画专题作品展,同时在这里举行作品展的学术研讨会。请全国著名的美术评论家,画院的美术评论家兼画家苏旅先生主持。

  张桐瑀先生接受书画频道采访

龙毅先生(广西新闻出版局副局长):很高兴,很荣幸能够在这里欣赏这个画展,咱们本来是一家人,后来分开了。我有几个体会,首先我有一个感觉,就是画品很高,看了以后让我们为之一震,得到了欣赏,得到了愉悦。同时有一个感觉,就是他兼职特别多,是编辑,是领导,又是著名画家,把这么多东西都做好了很不容易,所以苏旅先生头一句话说他是通才同时也是个天才,我非常同意,也值得我们学习。回想我们这些,一下在这个部门一下到那个部门,一样都不精,很惭愧。另外,我觉得,现在大家都在画画写字,像一股春风一般,连领导也在写字画画,确实现在整个社会都在追求和崇尚文化,文化强国的大发展大繁荣是国策,我希望我们作为行业管理机关和我们出版社相互支持配合,我们有责任有义务让我们美术出版社做得更强更大,也有义务支持我们的画家多出精品,希望我们宗湖先生以此为一个契机,为一个新的起点,登上更高的艺术殿堂。

  

苏旅先生(广西美术出版社副总编辑,著名美术评论家、画家):非常荣幸担任这个学术主持,宗湖先生是老朋友,我们是老乡,却从小不在一起长大,这次回去发现我们两家很近,只隔了一条江,宗湖大家都很熟悉了,下面先请广西著名学者彭匈先生发言。

  出席今天开幕式的主要嘉宾有:中国国家博物馆副馆长陈履生,北京画院副院长、广西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雷波,东方艺术国画主编杨建国,广西美术出版社总编、北京画院学术部副主任姚震西等.

刚才我听李院长讲到传统和穿越,也很有感触,现在很多人都在讲穿越,我想,穿越并不容易,如果你没有传统文化的底蕴,那就没有穿越,穿越的是知识,穿越的是文明。所以宗湖先生,绝对是传统文化功底很深厚,他对中国传统理解很深,他的画穿越起来就很自如,穿越起来就如鱼得水。所以李院长谈到的传统里面的穿越和变化,对年轻人搞艺术也是一个很好的启发。

图片 2

李普文博士(广西艺术学院人文学院院长):今天看到宗湖的画感到有点吃惊,没想到你的绘画面貌这么丰富,以前我看到的不是你的人物画,看到的是山水花鸟,今天看到的是人物,确实蛮吃惊。这个以人物为主题的展览,我仔细地看了一下,基本上可划分为两种样式,一是西南阳光,另外一个是跟西南阳光也没有多大关系的传统文人画。看完后,我把苏旅先生的前言也认真地看了一遍,写得非常好,看得出来,一方面就像苏旅说的那样,画风很踏实,很厚实,很厚重;另外一方面,我看到了除西南阳光之外的东西,看了你这批文人画,我觉得特别亲切,因为我自己搞的是美术史研究,对诗词还有诗词意境的表现方面特别关切,它在笔墨语言上,跟西南阳光有区别,西南阳光系列比较偏向于写实,是用素描功底来完成的,写意文人画就完全不一样,完全是传统中国文化写意影像,表现诗词意境语境,是画家心灵的反映。从这个展览来看,显示了两种面貌和两种追求,一种是根据写生而产生的,以传统素描为基础中西融合式的探索。另一种是文人画风,把西方素描的东西抛在脑后,当然里面可能会有一些西方素描的影子,但是不多,更多的是对诗词意境的表达,追求笔墨意境的风格。

  黎冰颖个人作品欣赏:

2012年12月29日,广西书画院在广西博物馆举行了西南阳光黄宗湖中国画人物画专题作品展,广西壮族自治区人大副主任刘新文,中国美协副主席、广西政协副主席、广西艺术学院院长黄格胜,区党委宣传部和相关厅局领导出席了画展开幕式。而后,在该博物馆举行作品展的学术研讨会,与会专家、学者对黄宗湖的作品做出了很高的评价。

  人体作为审美对象在西方已有千百年历史,而在中国却只有百年之余,中西可谓不能同日而语。西方文化艺术起于“地中海”,海洋气候温热变换,狩猎、战斗莫不重视个人体魄,久而久之便从简衣生活升华成美,裸体文明是一奇观。中国文化艺术肇于“海中地”,大陆气候,冷暖更替,采集、耕耘莫不仰赖群体力量,长此以往,便从着衣劳作擢升为美,衣冠文明是一特色。

蓝小星先生(广西美术出版社社长、副编审):出版社是企业,工作非常之繁忙,宗湖就像他自己说的,职务很多,事情很多,会议也很多,但是有那么多作品出来,真是不容易,勤奋是天才的基础,天才不是掉下来的,得加上勤奋。我看了画展,除2011年有一两幅外,基本上是2012年画的,还有很多没有拿出来的,我很佩服、很震撼宗湖的勤奋。作为专业出版社,他的专业影响力,个人号召力,一直以来都在出版领域有着良好的影响。所以我觉得对于专业出版社来讲,需要一批优秀的领军人才,他们既能带领出版社做起来,又能在各自的艺术领域创作中起到非常好的影响作用。文化产业在发展,出版产业在发展,靠的是两栖多栖的人才。

  2011年
作品《苗岭•云端》获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广西美术、书法、摄影作品展优秀奖

这次西南阳光主题作品展览,可以说是宗湖先生近年来人物创作的重要组成部分。一般来说,我们画少数民族题材的时候,很多画家往往都有一种猎奇的心态,设法把这种题材的形式尽可能用适合自己的绘画语言来表现,比如说把服饰道具等作为表现题材的基本元素。但是从宗湖的作品来看,我看不到这些,他表现少数民族的题材,不是以一种猎奇的眼光去审视这个世界,而是以一种真实的情感投入进去。仔细看他的作品,他在服装、服饰和道具的绘画上是很概括的,比如对图案、耳环和头饰等没有作太多描绘,反映的是人物的表情,刻画的是人们的内心世界,这种刻画都是发自内心的,他们或在笑,或在沉思,或在惆怅,真实地表现了当地山民的状态,而不是为了符合自己的绘画语言而选择的表现形式。从他的作品里可以感受到一种深层的人文关怀,深刻的绘画思维。

图片 3

陈毅刚先生(广西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宗湖先生,我第一次知道这个名字,实际上是在一个较早的年代,起码有20年了,好像就在博物馆或公园,是80年代,较早地看到了他的画展。我到美协工作后,跟宗湖先生的接触比较多,他一直以来很支持美协工作,美协有什么活动,宗湖都会参加。我非常钦佩他的能力,一如苏旅先生在前言里面说的他的才华,他的的确确是多面手,而且每一样都非常厉害,原来我也只是听说,直到前不久区文联文代会作为正式代表,宗湖交一份简历过来,我一看他的简历,中国书籍装帧设计的奖项金、银、铜,书籍编辑的国家图书奖,中国图书奖,五个一工程奖,也就是说所有的大奖能拿的基本上全部拿完了,这实在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二零一六年六月

学术主持:苏旅

  展览现场

彭匈先生(著名文学家、文学评论家、学者):我先抛砖引玉了,看了宗湖这次画展很有感触,画展篇幅不大,很容易使人想起刘禹锡的《陋室铭》,可以用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画不在多,全是精品来概括,他这个画展的主题主要是西南阳光,其次是根据古代诗词典故创作的文人画小品,还有童年时代的记忆,这三方面都给人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广西隆林县德峨乡是个少数民族地区,群居着一个传承着古老习俗的民族,是画家、文学家和音乐家创作和向往的地方。人们在山里自然而然的穿着民族服装,种地、赶圩、生儿育女生生不息,他们不是表演出来的,装扮出来的,他们处在一个原生的社会状态。当年一首很有名的民歌《赶圩归来阿哩哩》,词作家曲作家就是在那里得到启发而创作出来的,是中国民歌的代表作之一。看来宗湖采风后也画出来了,我去过那个地方,但到现在还没有写出一篇散文,我看这就是我和宗湖的差别,这只是差距之一。差距之二为他是真正的行家,那年我和宗湖去了一趟俄罗斯,我们两个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购物和任何活动,一般都会很准时集合,从不迟到,但是当我们到了一个地方特列恰科夫兄弟画廊后,迟到了,出来的时候发现,外面的人在等我们,因为里面的东西太好了,有列宾的《伏尔加河上的纤夫》、苏里科夫的《女贵族莫洛卓娃》,还有希什金的《松树林》,我们在那里陶醉留连忘返,看见了艺术精品什么都忘了,结果超了时间,这是艺术家的通病。出来以后,在宗湖的推荐下,我买了一幅油画,很有列维坦风格。宗湖还买了更珍贵的东西,买到了苏联出版社星火杂志的插图原作,画上标有版式和画尺寸,一美元一张,宗湖是内行,眼睛一亮,像这类东西却很难使我们一亮,那些画的纸张比较粗糙,比较陈旧,甚至有些破烂了,这些东西很轻易地从我们眼皮下溜走。行家就是行家,不是内行根本无法淘到这么好的东西。但是,我想文学、音乐和美术都是相通的,钱钟书先生有个说法,叫做通感,我们都有通感,希望从文学的角度来进入这个领域,来跟大家一起在艺术沙龙谈天说地。

图片 4

  

  

  

  画展主要嘉宾合影

  展览现场

  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画家孙江宁先生

  

  展览现场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2010年
作品《梨花淡淡春》参加“美丽融水——‘画家眼里的大苗山’美术作品”进京展

  2014年 25幅作品参加“山花烂漫一一商进 黎冰颖 苏凌云中国画展”

  2009年
作品《梨花淡淡春》入选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美术作品展暨11届全国美术作品展广西区展

图片 8

  

图片 9

  

  

  张桐瑀

  

  

  

  展览现场

  2012年 作品《广西各民族大团结》参加广西重大历史题材美术作品展

  

  

图片 10

  展览现场

  2010年 作品《家园•白云深处》入选全国首届现代工笔画大展

  黎冰颖女士接受书画频道采访

图片 11

  主要艺术活动:

  

图片 12

  2005年 作品《杜鹃花》获漓江画派——第二届广西青年美术作品展金奖

  

图片 13

  很多人画女人,很多人看女人,很多人感悟女人,但每个人画的、看的、喜欢的、感悟的女人却各不相同,有人喜欢风情万种,有人喜欢端庄贤淑,有人喜欢古典纤弱,有人喜欢时尚靓丽,有人喜欢丰腴圆润,有人喜欢骨感俊朗,每一个女人都是一个传奇,一个动人心弦的故事……冰颖笔下的女人更是如此,她们有的妖娆,有的恬静,有的欲说还羞,有的怅然若思,有的倚窗顾盼,有的拂帘凝思,有的对镜梳妆,有的赏花自怜……每一个状态都是一种美,都代表着女人不同的心理情绪与内心感受。那一回头,一转眸,一蹙眉,一嬉笑都让人流连忘返,铭记心间。她画出了女人的内心世界与精神,画出了她们内心最深处的秘密,画出了平时孤傲或冷艳背后心灵深处的寂寞与空虚,画出了生活中一般人所不能窥见到的精神状态与内心所想。冰颖刻画出的女人香艳却不流俗,是清风拂面般的香艳,清新唯美,素净雅致。朱唇纤腰,罗裙半掩,千回百转,也许若隐若现的隐喻着床笫(zi)之私,也许是一种犹如轻风般的诱惑,那种娇羞,那种柔媚,那种曼妙,岂是文字语言所能表达,她需要你用心去体会,去遐想。

图片 14

  2014年 作品《家园•白云深处》获第三届全国少数民族美术作品展优秀奖

  展览现场

  2009年 作品《盛装苗女之四》参加2009•台湾——广西漓江画派精品展

图片 15

图片 16

  展览现场

  2014年
作品《大板瑶新嫁娘》入选漓江画派•2014关注时代——广西当代人物画创作作品展

  “杳然一念——中央美院中国画学院访问学者黎冰颖汇报展”于2016年6月25日下午3点30分在三恒美术馆隆重开幕。本次展览由北京三恒美术馆、广西艺术学院中国画学院联合主办,中国艺术研究院著名美术理论家子仁担任策展人,中国国家画院中国画院秘书长张桐瑀担任学术主持并撰写前言。

  

  展览现场

图片 17

  黎冰颖的工笔人体画就体现出这诗意般的“杳然一念”。这“一念”不仅是从她生命律动中迸发而出,也是在她的构思与创作中随起随消,随着创作的完成,她此际的“一念”也就暂时了却,而新的“一念”又在生成,就在这“杳然一念”间,她的作品也渐渐多了起来。作为欣赏者,在面对黎冰颖的作品时,也一定会生出种种的“一念”,只不过这“一念”被作者限定在了欣赏的时空中,最后留在心中的是对美的礼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