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郝鹤君老师上山水写生及创作课时的许多记忆,从作品中可以感受到郝鹤君对自然的尊重和崇敬

随郝鹤君老师上山水写生及创作课时的许多记忆,其中颇具代表性的是郝鹤君以自己的家乡——太行山题材创作的系列作品

图片 2

(1991年在山西写生留影)

​近日,“大地行踪——郝鹤君山水画展”在广东美术馆开展,共展出郝鹤君作品100多件,分为“宝岛台湾”“巍巍太行”“万里行踪”三个主题。其中,“宝岛台湾”是上世纪90年代郝鹤君赴台湾写生创作的50幅台湾风景名胜;“巍巍太行”展出了郝鹤君几十年来创作的太行山系列。他从太行山西侧深入观察,形成了自己对太行山雄浑苍茫的生命体验;“万里行踪”则精选自郝鹤君从艺60年来走遍祖国大江南北和世界各地的写生作品。开幕式上,郝鹤君将其“宝岛台湾”部分的50幅作品全部捐赠给广东美术馆。

在随郝老师外出写生的日子里,我往往喜欢观看他写生的全过程。郝老师在选好写生的角度位置后,对景观察思考片刻,便胸有成竹,运笔所至,树的长势,山的骨格,很快便在灵活多变、兼勾带皴的用笔及干湿浓淡并置的运墨中呈现。略干,又在第一遍的笔墨基础上积皴点染。整个过程一气呵成,毫无拖沓呆滞之感。郝老师画的痛快我们看得也痛快,这种笔无妄下,控制自如的写生感觉,豪放而强健的笔墨挥写体现郝老师对自然景物的敏感性和对笔墨独特的理解。

桧香小径(国画) 郝鹤君

郝老师以言传身教的方式,在不断的写生实践过程中给学生们最好的教学示范,这一点是我在之前经历的写生课中所体会不到的。

豪放强健、酣畅洒脱的笔墨不仅体现郝鹤君对景写生的扎实功力,更体现出他对自然景物的敏感性和对笔墨深刻的理解。从他的笔墨可以看出岭南画派笔墨风格的传承,但又不囿于前人的理论。对于不同题材的作品,他不断地揣摩创作对象的特质,运用恰当的技法加以表现,或大笔一挥,急驰而就,流畅洒脱;或兼勾带皴,浓淡并置加上适当的积染。在用色方面,他大胆尝试将西洋画的色彩关系运用到山水画创作中,以追求强烈的色彩表现力。无论是何种题材、何种表现方式,郝鹤君的作品都显现出浑朴隽永又不失自然生动的个人风格。

左起:郭子良 郝庆堂 徐亚力 袁学军 郝书记(赵家沟) 郝鹤君老师 蒋瑞祥
余冠政 李小阳

图片 1

先说不同。不同的山林地貌,在他的笔下,都能显示其不同的地貌特点:画太行山的硬朗峻秀,画黄土高原的敦厚沉郁,画阿里山的清新茂盛,画粤西山村的林舍掩映;这种所画对象的差别从而产生图式处理上的不同,正对应了六法论中应物象形的说法,这使郝老师的写生作品展览让观者产生精彩纷呈的视觉感受,远不是那种画遍天下一个(模)样只强调笔墨风格而无视物象变化的程式化画风可以比拟的。

郝鹤君早年求学于广州美术学院,曾受教于关山月、黎雄才等诸位大师,后又作为广州美院中国画系山水画教学体系的中坚力量,为中国美术事业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绘画人才。郝鹤君的写生能力一直为画坛所称道,其画风典雅、浑厚朴实,从作品中可以感受到郝鹤君对自然的尊重和崇敬,也能感受到他坦诚平和、豁达乐观的人生态度。

(二)

郝鹤君认为创作山水画不能坐在画室里,而是应该投身到广阔的大自然去观察、去感受,并力求把这种来源于真山真水的情感表达在自己山水创作中。“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唐代张璪所提出的绘画创作理论在郝鹤君的绘画实践中得到充分体现。几十年来,郝鹤君坚持自己“画真山水”的绘画追求,走遍了祖国大江南北,不断深入生活,感受生活,用追求时代笔墨的理想来表现祖国各地丰富的自然景观。在他的笔下,无论是巍峨壮丽的太行山,还是清新苍翠的阿里山,抑或是碧波无垠的海疆,都向我们诠释了他对生活及祖国山川大地的赞叹与热爱,其中颇具代表性的是郝鹤君以自己的家乡——太行山题材创作的系列作品,雄浑苍凉、磅礴大气,通过对太行山四时变化的细致入微的观察和描绘,以中景、平视为主的取景角度,奇崛俊秀山石的造型构图,呈现出太行山“艰哉巍巍峰行秀”的气势,传递出一种坚韧不拔、生生不息的时代精神,具有极强的震撼力和艺术感染力。

两次长时间、长距离的写生课程,在郝老师的悉心指导下,我们的写生能力及对山水画的理解都有了长足进步;尤为重要的是,在两段写生近八十天的日日夜夜,我们十多位一起下乡的同学们与郝老师建立了很深的师生情感,郝老师为人的厚道与随和,对学子们敦敦善诱,身体力行的教导,给我们留下至为深刻的记忆。

一.浓重的岭南画派传承基调

郝鹤君老师与我父亲同龄。毕业多年以来,一直与郝老师保持经常的联系。如果说,曾经任教过我们的诸多老师都让我充满着敬意;而于郝老师,在我保持着同样敬意的同时,还多了一份如慈父般的亲切感。人生七十古来稀!郝老师也步入七十高龄了,谨祝他老人家身体健康,艺术老当益壮!

二.鲜活的山林气息

(一)

图片 2

是年秋九月,我们又随郝老师开始另一段的写生旅程,到晋陕一带黄土高原写生。经过太行山一段的写生课程,同学们都有了一些经验。但这一次郝老师又带我们体验另一种的写生方式。太行山写生阶段以蹲点为主,在一段时间内稳定的驻扎在某个区域写生,在黄土高原一带的写生则以游历、默记为主,白天在外面悠转,画速写,一天下来走十余里山路是常事。回到住所再把速写结合脑中记忆转化为宣纸上的笔墨印象。从九月初到十月中旬,我们的行程从晋中往北,又转入陕北,再往南行直至西安,辗转多地,回来时画夹中的写生习作又是厚厚一叠。

翻阅郝老师多年写生的结集,我感觉他的写生作品取材与构图尽管十分多变,但又大致统一在一种平正与块面处理很明显的构图之中:方正为主的画面图式;中景为主的选景习惯,平视为主的取景角度,构成意识很强的山石造型,和谐为主又具明显倾向性的色调;基本不采用大黑大白强对比或动势很强的构图取势上列种种拉近了画面与观者的心里距离,每一张写生从景物到笔墨,在细读下都十分丰富耐看,画面象一篇娓娓道来的优美散文(郝老师的写生亦喜题长文作记,这是另一段的散文)让观者产生一种平和亲切之感。

读郝老师的画,我总能联想到其宽厚随和的性情、淡泊名利的人格魅力。退下美术学院一线教学后,郝老师画画的时间更为充裕了,令同行羡慕的好身板又使他能久坐画案前工作。而平和从容地面对名与利,也使郝老师的山水画多了一份清高与脱俗。人生若此,夫复何求?我在想,什么时候能再随郝老师一道,到远方的山林旷野间好好地看他写生,聆听他的教诲呢?

谈谈郝老师的山水画。

一开始,我们学生或习惯性地用焦点透视的方法来取景构图,或观察不细致,或画得很粗糙,或临摹的笔墨套不上写生中去但多天下来,不断地看郝老师的写生,听他细致的讲解,我们逐渐懂得了山水画的散点透视,懂得了勾皴点染各种技法在写生中的运用,懂得了景物的取舍与腾挪,懂得了虚与实的处理在太行山近四十天的写生中,我们每天都在进步,画稿也越来越多,但画得最勤最多的依然是我们的老师。

毕业创作,其实就是两个阶段写生学习的一次总结。我把太行山及黄土高原的写生印象各构思了一张稿子,一为天籁(太行山印象),一为岁月悠悠(黄土高原印象)。郝老师几乎每天都来看各人的创作进程,及时指出创作中出现的问题,提供必要的调整改进意见。通过毕业创作,我亦初步理解怎样把生活、写生转化为真正意义上的创作作品。